温州一市监所所长指使下属闯防疫卡点 被党内警告


为什么这时候炒作“低估死亡人数”的说法?当前欧美国家疫情飞速发展,感染人数呈指数级增长态势,死亡人数也在惊人地增加。截止目前,美国确诊病例已超过30万,死亡8000多人。疫情发展令许多西方人忧心忡忡,也令其反思为什么中国能控制住,他们却做不到?“低估数据论”能让某些政客、媒体心安理得地为本国控制不住疫情、病例增加速度之快、死亡人数之多找到合理的理由。

“如果(下降趋势)这一点被证实,我们需要开始考虑(疫情防控)第二阶段,并继续控制这种疾病的传播。”

在数据出现平稳及下降趋势后,意大利卫生部长罗伯托·斯佩兰萨概述了一系列措施,包括进行更多的病毒检测、加强当地的卫生系统等,目的是逐步放宽限制措施,直到开发出疫苗为止。

至于“中国延误论”,更是无稽之谈。去年12月,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医生第一个发现的。她于12月27日按程序向医院报告了其接诊的3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情况。12月30日,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公开通报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中国政府当天就派出了专家组赴湖北调查情况,前后共派出三批专家组。今年1月3日中方开始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及时主动通报信息。1月11日,中国疾控中心将5条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网站,同全球和世卫组织共享数据。1月23日,中国宣布武汉“封城”。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果如此强烈的警报声还不能让一些人警醒,那他们就是一群叫不醒的“装睡人”。中国既没有掩盖疫情,更没有延误防控。1月23日武汉“封城”时,中国之外的病例仅有9例。而在一个月之后的二月下旬,疫情却在欧美大暴发。由中国、美国和英国的研究人员3月31日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武汉“封城”可能避免了70万人受到感染。这恰恰说明,不是中国延误了各国应对疫情,而是中国人民付出巨大牺牲顽强阻击和有效迟滞了病毒向各国的传播。可惜,中国为世界争取到的窗口期被白白浪费了。

当地时间4月5日,意大利民事保护部公布统计数字显示,截至当天18时,意大利累计确诊128948例,24小时新增4316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五天来最低的单日新增数。

斯佩兰萨还表示,他已经发布了一份简报,概述了政府计划应对紧急状态“第二阶段”的五项原则。他说,在此阶段,人们依然必须保持社会距离,广泛使用口罩等个人防护设备,同时加强地方卫生系统,以便更快、更有效地治疗疑似病例。

“中国原罪论”不值得一驳。世界卫生组织以及美国、欧洲、中国等各国科学家的研究早已表明,新冠肺炎疫情虽然始发于武汉,但病毒不一定源自中国。有美国科学家认为,病毒可能已经在人类中传播了数年,甚至数十年。新冠病毒源头问题虽然尚无定论,但这是一个科学问题,理性的做法是把它交给科学家去研究,听取世卫组织的专业意见,采用中性的名称,而不应炒作病毒来源问题对中国进行污名化攻击。

史密斯夫妇的另一个邻居,76岁的丹尼斯·金斯利表示:“他们是一对人很好的夫妇,在这里住了很久了。上周一他们去商店的时候我看到他们了,我跟他们打了声招呼,但是我没看到他们回来。我听说他们担心在商店里买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因为东西都卖光了。他们从来没有被送过食物,所以他们不得不出去买他们需要的东西,这对他们来说是很困难的事。我知道他病了,新冠病毒产生的影响很容易就能把他逼到崩溃的边缘。”

报道称,由于封锁政策,这对夫妇担心买不到食物,史密斯先生还忧虑买不到药物控制他的疾病。

法国一位专家撰文指出,中国同美国及其盟友正在围绕新冠疫情进行一场“宣传战”。依我看,如果有什么宣传战的话,中国是以事实为依据,宣传自己的抗疫成就,而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某些人则是无视事实,编造谎言,糊弄本国民众。